未标题-1.jpg
见证急救医生的坚守:出车急救,毒辣太阳汗透身上衣
2020-08-05 14:18:00  来源:南京日报  
1
听新闻

何建军匆匆走下急救车。 记者 吴从熙摄

“滴嘟、滴嘟……”警报拉起,何建军和伙伴们迅速上了120急救车。“老人怎么了?什么情况?具体地址可否详细点……”54岁的何建军是南京市急救中心城中分站的一名急救医生,语速很快却铿锵有力,电话里,他一一核实患者的信息,并且告知家属简单的处理方法……

高温炙烤,汗水湿透衣背一次又一次。昨天上午10:35,记者随何建军医生一起出车去救人。跟在何医生后面,记者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上了急救车。何医生告诉记者,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在家里摔倒,他们要快速赶往,万一在家失血过多就麻烦了。他的脸上,满是焦虑。

10多分钟后,救护车到了老太太所在的小区,可是小区门紧锁。因为疫情防控需要,小区关闭了所有侧门,只有一个正门可以进出。正门在哪里?何医生立即下来问路人,太阳毒辣,气温很高,加上着急,几分钟的时间,汗珠已经从何医生头上滚落,衬衫的后背渐渐湿透。

终于找到了正门,何医生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有物业的小区相对较好,有物业指引,如果遇到老小区,门牌号都无法甄别,那就费劲了。”何医生告诉记者。

在物业的指引下,救护车迅速来到老太太楼下。拉车、奔跑、上楼、包扎、下楼……一气呵成。很快,老太太被成功送上了120急救车。“血已经止住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说这话时,何医生脸上显然轻松多了,一手握着老人的手,一手拉了拉黏在身上的衬衫,衬衫再一次湿透。

把患者送到附近医院,再回到城中分站已经是快12点了。“54岁,对于一个急救医生来说应该是高龄了,为什么不选择二线?”对于记者的问题,何建军有自己的想法,他说,他工作30多年,做一线急救医生已经20年,很辛苦,他卷起裤脚,他的双膝上有老茧,因为常常要跪着心肺复苏;有时候也觉得痛苦,因为白班夜班倒来倒去,常常睡不好,这么多年,哪天能睡个五六小时就算幸福了。“干我们这一行,除了急救技术要硬,身体素质也要好。再累,我每天也要锻炼半小时。没有好身板根本救不了人。”辛苦和痛苦之后是欣慰和骄傲。“一个个生命从我手上转危为安,内心是满足的。这,也许就是职业成就感吧!”坐下还没有10分钟,电话又响了:有一个老爷子倒在家里,请火速赶往现场……放下电话,立马背上包下楼,又一场战斗开始了。

何建军告诉记者,现在夏天,出车的频率明显高起来,比平时多出了30%,中暑和脑血管疾病患者居多,大多数都比较紧急。“夏天是不是觉得特别难熬?”对于记者的问题,何建军笑了,他说,救人,已经让他忘记了酷暑和严冬,因为每天都在与时间抢夺生命。

再次回到分站已经是下午1:30,工作人员送来的盒饭已经凉了。“今天能吃午饭算不错了。有时候马不停蹄地转,回到站里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只能等着吃晚饭了。”何建军打趣地说道。

通讯员国立生南报融媒体记者李花

标签:
责编:张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