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滚动新闻 > 正文

400个孩子的母亲:悲情文章引来百万筹款的是与非

来源:央广网  作者:菅宇正  2017-04-21 10:39:06
4月初,一篇名为《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的悲情文章引起各方关注。文章讲述贫困家庭母亲马飞燕患子宫癌晚期,家中4个孩子将无人看管。腾讯新闻发布4个小时后为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400个孩子的母亲”筹款项目带来超过100万的善款捐赠,同时也引出了文章存在不实内容、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筹款项目存在问题等一些列质疑。事情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4月初,一篇名为《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的悲情文章引起各方关注。文章讲述贫困家庭母亲马飞燕患子宫癌晚期,家中4个孩子将无人看管。

   腾讯新闻发布4个小时后为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400个孩子的母亲”筹款项目带来超过100万的善款捐赠,同时也引出了文章存在不实内容、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筹款项目存在问题等一些列质疑。事情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一篇癌症悲文引发的质疑

   4月3日,一篇名为《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的文章在腾讯新闻发布,该文以“不求他们生活得多好,只要不成为流浪儿我就放心了,求求你收留他们吧”开头,称宁夏西吉县火石寨乡罗庄村马飞燕身患子宫癌,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生命进入倒计时,家境贫困,只靠丈夫一人在外务工维持生计,马飞燕在生命最后时间里担心的是其4个孩子,当中最大的8岁,最小的年仅4岁,希望孩子能被收留,而马飞燕的央求对象,是宁夏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创办人禹小琴。

   该文最终以禹小琴有心无力,无法帮助结束,但称禹小琴向马飞燕承诺,筹到资金后第一时间来接孩子,文章还附上了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发起的一个叫“400个孩子的母亲”的筹款项目链接。

   《公益时报》记者了解到,该项目于2017年3月29日在腾讯公益平台上线,筹款目标100万,由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认领。该项目在文章发布后,引起公众广泛关注,短短4个小时“400个孩子的母亲”完成筹款,金额最终定格为1009776.99元。

   在善款迅速上涨的同时,质疑随之出现,主要包括:马飞燕并未患癌症、享受低保补贴、文章情况并不属实;夸大情况悲情筹款;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多次以类似理由筹款,且不同的筹款项目报告中却出现了两张编号、金额等信息完全相同的捐赠发票等。

   文章内容从何而来,

   是否属实?

   《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一文作者马俊明,是山西省《生活晨报》记者,马俊明向《公益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当天是受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仁慧公益基金工作人员(以下简称:思源仁慧公益基金)邀请参加残疾儿童助学中心新校舍奠基仪式。

   采访受助孩子的过程中,当地村民反映了马飞燕家的困难情况,希望能够给予帮助,本来这并不在采访计划当中,但是据马俊明回忆,围观村民很多,都反映这个情况,所以他决定去看一看。

   “当我走进马飞燕家时特别震撼,马飞燕在炕上,见到我们就哭,并一直央求禹小琴能够给予帮助,那种神情,我觉得不像是装出来的。”

   当时,炕上的马飞燕拉着禹小琴的手,拿起一个药瓶,说自己患了子宫癌,希望禹小琴能够给自己一些药。“当时基金会工作人员、禹小琴都在,还有一些围观村民,患有子宫癌是马飞燕自己说的,而且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希望禹小琴能够帮忙照顾她的4个孩子,还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死了,只有丈夫在外务工,自己死了以后,怕没人照顾孩子。”马俊明强调。

   马俊明回忆道:“马飞燕一直哭,禹小琴最终还是没有答应收留那4个孩子,因为在此之前我在采访禹小琴的时候,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当时残疾儿童助学中心收养50个孩子已经是禹小琴的极限了,虽然有基金会的资助,但并不够,禹小琴仍旧需要自己贴钱才能保证它的正常运作,禹小琴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敢下乡了,看到有困难的孩子就想帮,但是我自己没那个能力了。’”

   马俊明称他所发表的文章内容不存在个人杜撰的情况,所有内容都是马飞燕自己说的,但是,马俊明在采访过程中并没有进行相关病情的核实,也没有进行录音。

   采访当时,思源仁慧公益基金工作人员蒲彤霞也在现场,她也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马飞燕当时确实说了自己患有子宫癌。

   4月4日,西吉县委宣传部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马飞燕,坚强起来!生活不止眼前的艰难,还有我们大家的关怀》一文,称火石寨乡镇府、县扶贫办、民政局、残联、宣传部等部门负责人第一时间前往马飞燕家进行走访,并了解到马飞燕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马飞燕患有乙型肝炎,2015年9月在固原市人民医院检查患有妇科病并实施手术,丈夫马万龙享受农村低保。其中并没有提到马飞燕是否患有子宫癌。

   而另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其随当地政府前往马飞燕家了解情况过程中,马飞燕称并没有检查出癌症,在核实其就诊材料过程中,并未查到患有子宫癌症的相关证明。

  悲情文章如何引发

   百万善款捐赠?

   《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一文发布后,其链接的筹款项目在4个小时内收到超过100万善款捐赠,有人质疑此举有可能是悲情营销,更有骗捐的嫌疑。对此,马俊明表示文章在最初发布时并没有包含任何筹款项目的捐赠链接,是腾讯工作人员主动找到他,并建议将筹款项目放在文章里。

   马俊明说道:“腾讯工作人员当时觉得这个家庭十分困难,可以发起求助,但我不主张为单单一个家庭或个体筹款,因为这样的方式筹款很可能出现最后钱根本没有用到受助人本人身上,又或者出现像罗一笑事件那样短期筹集资金超出实际需要的情况,我主张为有同样困难的一个群体进行筹款,受助对象包含马飞燕的4个孩子,但也包含有相同情况的其他困难孩子,所以最后我们把“400个孩子的妈妈”这个筹款项目链接放在了文章当中,受助对象既包括马飞燕的4个孩子,也包括禹小琴已经收留的50个孩子以及其他需要帮扶的孩子。”

   马俊明的说法,得到了腾讯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孙懿的证实,孙懿表示:“这个筹款项目并不是个人求助,而是此前已经在腾讯平台审核上线的筹款项目,也有具备公募资质的基金会认领,之所以将该筹款项目放入文章当中,是因为这个项目筹集的资金,可以帮助到文章中的4个孩子,但是这个项目受助范围并不仅仅是针对马飞燕家4个孩子,还有很多面临同样问题的贫困孩子。”

   对于文章中内容尚未证实,是否存在误导捐赠人,有骗捐的嫌疑,蒲彤霞表示:“‘400个孩子的母亲’筹款项目所筹集善款全部定向用于该助学中心日常运营及受助学生生活及学习费用,马飞燕家4个孩子只是项目资助对象中的一部分,不存在骗捐行为。”

   《公益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采访发生在2017年3月27日,筹款项目于3月29日正式上线,而该项目几乎所有捐赠收入均产生于4月3日,即《患癌母亲跪求好心人收留4个娃》一文发布当日,其中有不少捐赠人留言表示希望马飞燕病情能好转,希望收养4个孩子。

   “如果有捐赠人提出捐赠善款必须定向用于资助马飞燕及其4个孩子,我们将尊重捐赠人意愿;如果捐赠人认为存在误导,要求退还善款,我们会将善款原路退回;捐赠人如果没有提出异议,我们将按照项目计划,用于资助包括马飞燕的4个孩子以及助学中心帮扶的50个孩子甚至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宣传部部长徐颉表示:“我们发起这个筹款项目,初衷是希望让有相同困难的孩子都能够得到及时的帮助。”

   对此,孙懿认为公众积极参与公益是好事,但要理性地完成自己的每一次捐助,要清楚自己支持的筹款项目相关情况,不应该只是因为一时的感动就捐钱,最终因为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结果而受伤。

   不同项目为何出现同一张

   捐赠发票?

   除了对马飞燕的病情以及100多万善款的质疑外,微信公号《益碗FUN》发文称禹小琴创办的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在腾讯公益平台共发起4个筹款项目,其中2个不同的筹款项目报告中却出现了两张编号、金额等信息完全相同的发票,金额为195355元,用途为:图纸设计费、审图费、咨询费,而在筹款项目介绍中,却显示:建筑设计方案是由中联筑境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免费设计。这几个项目均由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认领。

   两个独立的筹款项目,为何会出现相同的捐赠票据,免费的设计为何又产生费用?徐颉表示:“两个项目出现相同的捐赠发票,是基金会工作人员在腾讯公益平台上传资料时上传错误导致,其中《45个孩子一个家》是为残疾助学儿童中心正常运营筹集费用,包括受助孩子的生活学习费用等;项目总共筹集资金174122.61元,截至目前总共拨付19万元,但是由于工作人员失误,捐赠票据上传错误,该票据是基金会为另一个叫《为孤残儿童搭一个家》项目拨付的款项,总计195355元,定向用于残疾儿童助学中心新建校舍的前期图纸设计费、审图费、咨询费支出。”

   两张相同的票据,为何能够在腾讯公益平台两个筹款项目的项目反馈中成功上传?《公益时报》记者采访腾讯公益工作人员秦川,对方表示:“目前对于腾讯公益平台发起筹款的项目,平台都要求机构按照规定进行项目反馈,包括捐赠发票、文案更新,项目进展介绍等,如果发现项目不做相关更新,我们会及时督促,但是对于每个项目上传资料所涉及具体内容,目前还无法逐一进行审核。”

   对于《为孤残儿童搭一个家》项目中为何明明显示建筑设计方案免费,又产生近20万的费用问题时,据徐颉介绍,免费图纸设计是指前期建筑方案设计图,由中联筑境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免费提供,但还需要建筑施工图、建筑施工图审图、工程量及控制价编制等完备的手续,才能开工建设。这部分费用包括建筑施工图设计费148000元、审图费10000元、造价咨询费37355元,共计195355元。

   蒲彤霞称思源仁慧公益基金对西吉县残疾儿童助学中心的资助是从2013年开始,截至2017年4月5日,思源仁慧公益基金累计向西吉县思源谷残儿童助学中心(此前叫驰誉孤残儿童助学中心,已于2013年注销。)拨付善款10666070.9元,

   据禹小琴介绍,西吉县思源残疾儿童助学中心目前有7名工作人员,5人领取工资,其中禹小琴和两名老师每人每月1700元,厨师每月1900元,还有一个兼职的会计每个月600元。“基金会拨给我们的每一笔账都有记录,我们在日常的工作中也记录每一笔收入和支持,事情发生后西吉县民政局、审计局、公安局等有关部门也一同来助学中心审查过账目,并没有问题。”

   2016年,因为助学中心租用的房子即将拆除,经过协商,当地县政府无偿划拨了一块10亩的土地用于新助学中心的修建。“虽然土地手续都批下来了,但是(设计规划建筑面积近5000平米),造价预算1070万元,需要这么多的钱,我也不知道新的助学中心能不能建起来,我只是希望资助的这些孩子能够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禹小琴说道。

   4月11日,西吉县残联、民政局、审计局、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中心,正在对中心的管理运行进行检查审计。

   ■ 本报记者 菅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