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南京一养老服务中心上门洗浴120/次 一年无人点单
2018-04-24 09:48:00  来源:扬子晚报  
1
听新闻

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墙上的价目表。

居家养老机构内不收费的项目很受老人欢迎。

工作人员示范可以蓄水、加热的插电水箱使用。

  如果说吃饭是刚需、社区助餐点相对热闹,那么助浴助行助急就是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冷门了。扬子晚报记者在南京一些社区中心走访了解到,吃饭之外,不花钱的娱乐设施很抢手,而一旦需要付费的便少有老人问津,形成社区服务很热闹,居家养老很冷清的现象。

  老龄化社会下,老人对于购买服务似乎还没有形成习惯。南京市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认为,居家养老服务如同“新手上路”,需要一段时间“磨合”。

  记者调查:上门洗个澡120元,一年无人点单

  不携带器具上门洗澡80元,携带器具上门120元/次。扬子晚报记者在新街口悦心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墙上的价目表看到,这里除了提供助餐、助浴等服务外,更针对一些长期卧床不能出门的老人需求 ,提供上门助餐、助浴等服务。据该中心社工胡建华介绍,如果老人家里没有热水器,中心将携带可以蓄水、加热的插电水箱,如果老人瘫痪在床,还有便携式水床。“两样带齐,需要两位工作人员上门,为一位老人提供上门洗浴,费用在120元以上。”老胡介绍,社区服务不像市场化的商品,物价局对于服务并没有具体的价格指导,而是由机构根据全市最低工资标准、服务时间、上门半径等自己来设定。但他不无失落地表示,机构落地双龙巷一号一年,除个别住在军休所或医院的老客户外,周边居民还没有一个人预定上门洗浴的服务,上门助浴的器械几乎没有使用过。“洗一个澡一般需要两个小时以上,80元的费用还算合理。但似乎无人需要,墙上的价目表也没有老人提出过咨询或质疑。”

  来机构洗澡也可以。自己洗20元,社工帮助洗40元。记者了解到,进入春季以来,原先来机构洗澡的老人也渐渐少了,机构内的浴室也近停摆。同样在这个居家服务点,每天从周围几公里半径内赶来的老人还真不少,他们除了来吃饭、订餐,不少老人在此享受各种低偿或无偿服务。据在这里提供中医服务的负责人介绍,老人们对于免费的项目很感兴趣,往往要排队,而对于几十元半小时或一小时的理疗等,观望的更多。

  同样的情况,记者在溧水、栖霞等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都看到:凡是免费的,如棋牌室、活动室,因为人多还要提前预定;而对于收费项目,即便比市场优惠很多,老人也不肯买单。

  民政部门:居家养老像新手上路,正在熟悉路况

  “全市居家养老服务经过最近7年持续推广,目前只能说是粗放型,还在盘整、调试阶段,就像一辆新车,总要熟悉一下路况。”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发展处介绍说,无人叫单一方面是老人的消费习惯使然,一方面也因为居家养老服务是近几年刚发展起来的新生事物。

  与机构养老相比,居家养老刚刚起步,目前的确存在很多困难。首先是专业服务与护理人员不足。全市目前需要提供上门、以卧床为主的老人约在五六千人,但居家养老组织和志愿者全部加起来还不足一万人,缺口也至少在一万人;全市目前3A级以上的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是317家,600多个助餐点。以一个机构需要3名工作人员加上必要的设施设备计算,每年需要2.3亿元才能保本,目前政府每年投入已达1.3亿元,尚有1亿元缺口需要多方投入。人员与经费的数据,说明老人的上门服务需要自己购买,居家养老中心是提供专业化服务的,不是社会慈善机构。

  针对老人对于收费项目少有问津、无人买单现象,这位负责人表示,居家养老组织作为新手上路,也存在很多不足,老人的投诉很多:有的助餐点上午10:30就开饭,因为地方小,第一批吃完要翻台;有的需要养老服务员上门,却一等几个小时,因为小的养老组织竞争不过大组织,各区相关政府部门都扶持大的,导致在服务半径上舍近求远;大量养老服务人员只有小学毕业 、缺乏专业性,老人不认可……这些因素也是导致老人不信任社会组织、不肯为服务买单的原因。

  记者了解到,很多刚刚孵化、生成的居家养老服务组织,疲于应付助餐、娱乐等养老服务,还没有能力聚焦周围那些需要提供上门服务的老人。“给他们一点时间,熟悉路况,过了磨合期,自然才能开足马力加油。”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发展处相关负责人说。(董婉愉)

标签:
责编:朱甄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