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大丰义工联“搭把手行动”项目组积极帮扶八旬困难老人
2019-07-01 09:0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智瀞玉  
1
听新闻

  

  大丰义工联“搭把手行动”项目组与受助老人朱松友合影

  中国江苏网讯 唐朝诗人杜甫的《曲江二首》中,这样写道:“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来形容在那个时候,能够活到70岁的老人已经很少。而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中,有这样一位老人,他今年已经86岁,还靠自己的双手种着八亩地,养活一家老小,他就是新团镇老坝村的朱松友老人。说起老人的故事,真可谓是千灾百难。小时候的苦难暂且不说,就9年前老伴和儿子的相继离去,智力不高的儿媳妇变得更加疯疯癫癫……让他在孙子出生后几年里看到的一点希望,又全部破灭。可是,他并没有被眼前的困境所打垮。年近八旬的他重新挑起了照顾智障儿媳妇和刚上幼儿园孙子的生活重担。他不会骑车,在别人都是电瓶车或者开汽车接送孩子上学时,他都是抱着或者陪着孙子走路去学校;他没有农耕机器,只能每天三四点钟就下地干活,否则会来不及收割;他没有电话和手机,每次学校或者其他人需要联系他,都要打电话到邻居家,请邻居帮忙转达……他那经历过苦难的脸上,因为日晒雨淋显得更加黝黑,脸上的皱纹也像刀刻过一般。虽然生活的重担压弯了他的后背,但是他那依旧稳健的步伐似乎又在告诉别人:虽然生活给了我这么多苦难,但我依然会坚持到底,等孙子长大成人我才能放轻松。可是,毕竟年岁已大,家里和地里的活可以起早摸黑地做完,堆在家里的粮食却让老人犯了愁。因为家里没有运粮的车,粮站离他家的距离又比较远,等到粮贩到家门口收购的话,不仅会压价,甚至还会缺斤少两。这样一来,本就捉襟见肘的收入就会更少。就在这时,大丰义工联的“搭把手行动”项目组的义工吴兰了解到这个情况,向项目组汇报后,组织义工们联系粮食局,帮老人把家里的粮食以同等价格卖到了粮站,看着手里卖粮的钱,老人既开心又激动,不善言辞的他连声感谢!而我们的义工则安慰他说:嗲嗲你放心,只要我们能帮到你的,你只要说一声就行!

  

  2016年9月,经过“搭把手行动”项目组讨论决定,把朱松友老人纳入帮扶对象行列,不定期的为老人家里打扫卫生、改善老人一家的伙食、帮助老人的孙子辅导功课等等。不仅如此,老人家里的土灶因为年久失修,随时掉落灰尘,义工们帮忙修好;老人房子旁边通向大路的交界处只要下雨就变得泥泞不堪,义工们出钱出力帮着铺了一条水泥路;带着常年出不了门的老人,到大丰各大景区游玩……

  

  又到一年丰收季,老人家中收到的麦子都已经晒干,就等着卖了。于是,负责结对老人的“搭把手行动”小组组长陈冬林,又开始招募义工帮老人卖粮。这不,在6月27日早上6:50,大家就已经在义工联门口集中,准备出发去老坝村。吴长森受组长陈冬林的委托,早上五点多就去菜场买菜,在大家到达之前也早早的到了义工联跟大家汇合。

  

  大家到达朱松友老人家里时,朱桂元、陆银芳夫妇,早已经搬运了一部分麦子到路边,在那里等候。经东升也开着自己的小货车到了那里。大家看到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把车停妥当后立刻投入了“战斗”。朱水生、吴长森把已经运到货车边上的小麦往车上搬,秦晓明、高汉荣就负责在车上接,经东升则负责车上袋子的码放。陈冬林和陈庆珠以及一位邻居大哥推着小车,不断的把堂屋里和厨房里的麦子一袋一袋的推到车边……

  

  一袋子小麦说重不重,说轻其实也不轻,因为对于常年不干农活的、好几位已经年过半百的义工们来说,这种活就已经算是重活了。大家相互鼓着劲:一、二、三、上……就这样一袋一袋的装满了一货车。正所谓合理分工 各司其职。男义工们搬运着小麦,而女义工们也做着她们可以做的事情。由于老人年岁已大,再加上是农忙时节,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有了一层灰。于是,韦晓红忙着洗锅放水;陈素云则做火头军负责烧火;张志云忙着把陈冬林从门市带来的木材搬到灶边;吴娟把上次活动买来的碗筷拿出来清洗;陆银芳负责洗菜切肉……大家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瞧!一车小麦装好去卖喽!经东升开着货车,朱水生领着路,一路到达粮站。到达新团镇的“国美粮贸收购中心”后,过磅称重,准备开到仓库卸货。义工朱水生跟老板熟悉,通过交流后,知道我们义工做好事,同时也得知老人的情况,立刻决定收购价由原来的每市斤1.12元,调整到每市斤1.13元。可别小看这一分钱的调整,有时候这一分钱就是他们的净利润,感谢国美粮贸收购中心老板的爱心!

  

  把原先一袋一袋装上车的小麦,再一袋一袋卸到仓库的输送带上。当口袋里的小麦倒出来时,会立刻扬起一股灰尘,呛得人睁不开眼睛,现场的义工们干完活,都是满身的灰尘夹杂着汗水。

  

  

  拿到钱后,老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罕见的笑容。虽然只有八千多元,可义工们知道,他这钱的用途有多少,这其中包括他们祖孙三代下半年的生活费、孙子的学杂费、地里秧苗和化肥农药费……

  

  因为家中有事,经东升在卖完粮食之后,跟老人打个招呼就立即赶回去了。朱水生和秦晓明也因为其他事情先回去了。

  

  老人把钱放好之后,拿了几百块钱交给组长陈冬林,说是付给义工车费和工费。陈冬林拒绝他说到:我们既然来帮你,怎么可能还要收你的钱,赶紧收起来!我们不仅不会收你的钱,你有什么困难还要随时跟我们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帮你解决!义工吴娟一边帮老人翻着衣领一边交代老人,要把钱都存到银行,可不能随便乱放,也不能放在家里。此时我看到性格倔强的老人眼里似乎有了泪花,只是他并没有轻易的流露出来。

  

  经过女义工们几个小时的忙活,一桌丰盛的午餐已经摆上了桌面。得知老人的孙子今天放假会回来,吴长森买菜时,每个菜都准备了两份,一份中午义工们吃,一份就给他们祖孙三代晚上吃。

  

  大家吃完饭,女义工们又忙着把锅碗瓢盆清洗干净,把多余的碗筷洗好晾干放到纸箱里,留着下次再用。

  

标签:义工;老人;孙子
责编:浦琼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