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焦点图片 > 正文

致敬!“烈日下的劳动者”

来源: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  作者:陆伟晶 鞠祎雯 朱秀霞  2017-07-19 16:07:00
常州边防检查站战士在码头执勤。陈暐摄视觉江苏网供图昨日上午9点,南京室外气温直逼36 ℃ 。在龙江小区, EMS投递员郑军送出了今年他派送的第一封大学录取通知书。在珠江路, “饿了么”外卖小哥吴凯已骑着电动车送出当天第三份外卖。在新街口,城管队员老董正和同事搬挪乱停放的上千辆共享单车… …记者走近这些“烈日下的劳动者” ,体验他们在酷暑中的艰辛。下午1点,新街口洪武路旁边的单车临时转运点, “站”满五颜六色的100多辆共享单车。年近六旬的董志强是新管办非机动车管理员,他和同事推着平板车,车上堆了七八辆共享单车。作为单车投放热门地区,新街口被投放近5万辆共享单车。本报实习生陆伟晶鞠祎雯本报记者朱秀霞。

  太仓一工厂员工正在焊接集装箱。 计海新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常州边防检查站战士在码头执勤。陈 暐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昨日上午9点,南京室外气温直逼36℃。在龙江小区,EMS投递员郑军送出了今年他派送的第一封大学录取通知 书;在珠江路,“饿了么”外卖小哥吴凯已骑着电动车送出当天第三份外卖;在新街口,城管队员老董正和同事搬挪乱停放的上千辆共享单车……记者走近这些“烈 日下的劳动者”,体验他们在酷暑中的艰辛。

  “小心再小心,这事关人家一生”

  早上8点不到,EMS江东门揽投部郑军将红彤彤的邮件小心地装进随身邮包,“这是高考录取通知书,必须装包里,不准离身。”背包时,衣领被勾起来,露出晒蜕了一层皮的后背。“一到高温天,准蜕皮。”郑军抬头笑了笑,整张脸黑黢黢的。

  南京市第一封高考录取通知书已在16日送出,EMS千余名投递员肩负着每年送高录书的任务。“是荣誉,更是压 力。”送了6年高考录取通知书的郑军说,“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这事关人家一生啊。”17日上午,他要送两封录取通知书。按公司统一培训要求,郑军出发前先 致电预约送抵时间,“如果是本人收,需提供准考证或身份证等;如果是亲属收,须出示户口簿等证明关系的证件”。

  早上9点,记者站在路边,额头冒汗。郑军直奔投递目标地点,只见学生母亲已等在门口,开心地一把接过通知书,随后才一路小跑进屋,取来户口簿和身份证,忙不迭地道谢:“孩子去看爷爷奶奶,不能亲自收通知书,遗憾啊。”

  郑军告诉记者:“现在收通知书,家长和学生没以前那么激动了。”前辈们告诉他说,以前通知书送过去,人家早早候着,还给准备糖果饮料。

  送完通知书回到揽投部,郑军几个同事也刚回来,个个汗流浃背。吃着公司准备的冰棍,聚在空调出风口。他们对记 者说,“其实最怕的不是高温天,是下雨天。真赶上下雨天,资料尤其是通知书湿了就麻烦了。郑军说,他的老同事杨春风,前两年有一次送高考录取通知书,路上 突遇暴雨,跑到学生家门口,整个人湿透了,但通知书被雨披包着,干得很!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早上9点,34岁的外卖小哥吴凯已完成3单配送。“每天8点开始接单,到晚上9点,值夜班的话要到零点。”吴凯在“饿了么”外卖成贤街配送站工作3年,是站里的“老人”,每天送四五十单。“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他调侃道。

  随着高温来临,“饿了么”南京地区6月的外卖订单量环比5月增长11.9%。激增的订单给配送员们带来不小的压力,他们只有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效率服务好每一位顾客。

  “您有新的‘饿了么’订单,请及时处理。”11点,吴凯跨上被晒得滚烫的电动车出发了。他的手机持续传来这样的提示音。到店家取完餐后,他快步走出,一圈汗水挂在后脖上。取餐、送餐,吴凯精确踩着每个点。

  双手拎着餐盒,盯着手机、歪着头一路小跑,是配送员们最常见的姿态。看路线是其次,最主要是看时间。“最担心顾客因超时给差评。有时是店家出餐时间久,或顾客地址有误,影响了配送时间,但我们要耐心解释。”

  12点,吴凯拎着3份外卖走进一座写字楼。“最怕坐电梯,高峰期10分钟都等不来一趟。还是楼梯好,不耽 搁。”吴凯说话的当口接到了一个“90后”骑手的求助电话,他被堵在了28层,手里的其他订单眼看要超时了。“别着急,赶紧先和顾客解释一下,做好沟通。 我和后台调度联系。”吴凯说,有送餐同事爬过最高的楼层是46楼。

  下午1点半,吴凯喝光手里的一瓶水,准备等待他的送餐兄弟们一起吃午饭,高峰期的“生死时速”暂告一段落了。

  “不及时清理,真要成灾了”

  下午1点,新街口洪武路旁边的单车临时转运点,“站”满五颜六色的100多辆共享单车。年近六旬的董志强是新管办非机动车管理员,他和同事推着平板车,车上堆了七八辆共享单车。汗衫湿透,脖子上挂着的毛巾,也是汗涔涔的。

  作为单车投放热门地区,新街口被投放近5万辆共享单车。“如果不及时清理,真要成灾了。”南京新管办城管科科长陆敏敏笑言,现在每天要从新街口搬走近5000辆单车。今年春天开始,他们主要任务就是将市民骑进来的车辆,运出去。

  每个协管员负责一个区域,将乱停乱放的车辆集中到新街口7个临时转运点,再通知单车企业运到更需要的地方去。 董志强每天早7点到晚11点,工作两个小时,休息半个小时,轮班倒。“高温天,早上7点最难熬。天很热,来回搬单车,很重,很累,热死了。搬完了,却没地 方休息,因为商店没开门,连蹭冷气的地方都没有。”说话间,董志强的灰色制服又被汗水浸湿。也有行人心疼他们,会热心地帮忙停放,遇到这样的好心人,就算 什么都不做,一句简单的“辛苦了”,听到都会特别开心。

  共享单车带来方便、快捷,但是如何管理、维系、停放却仍需探索,仅靠这种传统机械的疏导管理方式难以解决大量乱停车的问题。陆敏敏说,“今年共享单车出来了,老董他们的工作量至少多了三分之一。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按秩序停放,单车公司有序投放。”

  本报实习生 陆伟晶 鞠祎雯

  本报记者 朱秀霞

标签:视觉;工厂员工;太仓;焊接;单车;江苏;集装箱;新街口;通知书;共享;外卖;吴凯;郑军;高考录取通知书;ems;同事;电动车;成灾;投递员;放假

责任编辑: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