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文艺自强 > 正文

五月

来源:投稿  作者:五月  2017-07-31 08:34:00
五月,才踏入初夏的欢愉天的颜色竟忍不住悲伤的情绪所以,外面下起了雨想起去年今日一整天也是这么幽暗的灰色前一夜,点上的白炽灯最终依然没能点亮第二天的白日凌晨五点被电话铃惊醒一脸茫然冲进雨里窗外淅沥着窗里嚎啕着只有你的躯体宁静地卧在床榻上从此。

  五月,

  才踏入初夏的欢愉

  天的颜色

  竟忍不住悲伤的情绪

  所以,外面下起了雨

  想起去年今日

  一整天也是这么幽暗的灰色

  前一夜,点上的白炽灯

  最终依然没能

  点亮第二天的白日

  凌晨五点

  被电话铃惊醒

  一脸茫然冲进雨里

  窗外淅沥着

  窗里嚎啕着

  只有你的躯体

  宁静地卧在床榻上

  从此,永远安详着

  然后就这么

  一连三天都黑暗着

  仅有你面前的烛火

  回天无力般摇晃着

  仿佛是在用微弱的光

  为你照亮着回家的路

  第三天

  临别那一天

  雨还是拼命下

  似乎是在挽留些什么

  它在哭泣

  也是在歌颂

  歌颂着你的一生

  哭泣这准备已久的离别

  再后来

  晴空也好,雨天也罢

  每每看到手背褶皱的老太太

  我总会想起我的奶奶

  她总是拎着菜

  从南边来……

标签:哭泣;白炽灯;手背;床榻;烛火;躯体;白日;老太太;雨天;晴空

责任编辑:王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