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文艺自强 > 正文

我的父亲母亲

来源:投稿  作者:林秋敏  2017-09-03 18:10:00
有一天,妈妈要染发,叫我帮她看看白发都集中在哪里较多,仔细一看,让我呆住了,怎么有那么多的白发?当我缓缓被推进手术室时,往后一看,妈妈已*在爸爸肩膀上哭了,而爸爸两眼直直地看着我,直到手术室的门被关上… …几次的手术,多少个夜晚,父母都是衣不解带地护在我的床头,爸爸由于工作原因,每次都是等我做完手术才依依不舍地回去,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照顾我。”恩重如山的爱,使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也没有为他们做点什么,只愿我的父母身体健康、永远幸福、快乐!

  我,慢慢地长大;而我的父亲母亲,却慢慢地老了……

  有一天,妈妈要染发,叫我帮她看看白发都集中在哪里较多,仔细一看,让我呆住了,怎么有那么多的白发?每一根白发都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那时我才知道,我的父母真的老了!以前的“爹地”“妈咪”都变成了现在的“老豆”(爸爸)“老妈子”了;以前身体很棒的他们,现在都常有小病小痛了,这一切都让我害怕、恐惧,甚至不敢去面对!

  父母是我的生命之源,精神之柱,因为有他们才有了今天的我,父母常说我是他的骄傲,要知道他们才是我的骄傲啊。

  我出世那天,由于胎位不对,是“坐莲”出世的,因为我的到来,差点要了他*的命,原以为这一切都没事,直到别的同龄小孩到处乱跑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从此,父母就带着我踏上了寻医问药之路,打针吃药便成了我的家常便饭。

  小学一年级,我去广州做第一次手术,做手术那天,当我躺在床上准备被推进手术室时,妈妈紧握着我的手,说:

  “敏,不用怕,不会痛的,等你出来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小敏,你是最坚强的,做手术有什么难倒你的,等做完手术你就可以走路了。”爸爸抚摸着我的头说。当我缓缓被推进手术室时,往后一看,妈妈已*在爸爸肩膀上哭了,而爸爸两眼直直地看着我,直到手术室的门被关上……

  几次的手术,多少个夜晚,父母都是衣不解带地护在我的床头,爸爸由于工作原因,每次都是等我做完手术才依依不舍地回去,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照顾我,可能那时我还不大懂事,手术过后总是吵吵闹闹的,可把我妈妈给折磨苦了。前段时间我妈妈跟我说,有一次做手术之前,她本来已经很担心我的,后来要帮我洗澡而我还任性地不肯洗,妈妈哄了我半天我才肯洗,她说她一边帮我洗一边在流眼泪,要不是她告诉我这件事,我还不知道我还这样伤过他*的心。

  因为我的病,总是让父母担心,而且对我的爱总是比两个弟弟要多,还总是教导弟弟要听我的话,要帮助我、保护我,弟弟也很懂事,现在长大了更像两个哥哥似的照顾我。因为他们太爱我太宠我,让我总是长不大似的,还经常任性地气他们,不知不觉地伤害他们,现在想想,我是多么地不孝,多么地对不起他们啊。

  从懂事起,我就知道我和别的小孩“不同”,性格很内向,妈妈负责我们的生活起居,总是把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对我更是寸步不离,就如她所说,“做牛做马”地背了我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了,每当听到妈妈说手臂痛时,我就会心如刀割,因为那是背我太多而落下的毛病啊。因为我的原因,爸爸放弃了在家乡当干部,毅然跑来深圳创业,他说要给我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所以不断地努力,拼命地工作,一有空也不出去放松自己,总喜欢给我们姐弟讲故事,讲人生道理,教我们为人处事。因为爸爸,使我从小学会坚强,学会拼搏,在生活,特别在学习上,总在为他争光,爸爸说我的到来是他的幸福而不是不幸,因为他总以我为荣,以有我这个女儿而感到骄傲,而爸爸对我的疼爱也是大家公认的,大家都说他“重女轻男”,因为我而常常忽略了弟弟。

  父母伟大的爱,总让我无以为报,在节日要送他们礼物,他们什么都不要,只是说要我们平平安安就好,爸爸常对我说:“你的身体是我最担心的,你受伤痛的是皮肉,而爸爸我痛的可是心啊,所以就算是为了爸爸,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好自己。”恩重如山的爱,使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也没有为他们做点什么,只愿我的父母身体健康、永远幸福、快乐!

标签:父亲母亲;爸爸;妈妈;父母;弟弟;手术室;白发;骄傲;出世;小孩

责任编辑:王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