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文艺自强 > 正文

《你不知道的世界 —— 带你走进残疾人》十四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庆祖杰  2017-11-16 09:47:00

  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顶山镇江苏省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

  井长海(双腿重度残疾):为了将来,每次训练要举起三万公斤重量

  2016年里约残奥会,中国残奥代表团取得107金81银51铜共239枚奖牌的好成绩,金牌数量比第二名英国和第三名乌克兰的总数105枚还多2枚。

  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的残疾人运动员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

  我和同事们聊天,有个人的话给我强烈的冲击。他说,中国的残疾人体育走的不是举国模式,残疾人运动员也不能享受职业运动员的待遇,他们很多都是半路出家,因为出路不多,只有拼命训练,将残奥会当作改变命运的机会,这才是他们取得好成绩的根本原因。我说,难道没有为国争光的原因吗。他说,争光当然首先是国家的荣光,他们是代表国家去比赛,但对获得奖牌的运动员个人来说则是他们人生道路的彻底改变。

  他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也提醒了我,接触了很多残疾人,却没有和残疾人运动员交流过。得补上这一块。

  我联系了江苏省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的朋友,他们推荐我采访四届残奥会冠军傅桃英。我说,我想采访一个处于成长期有潜力的运动员。他们推荐了来自苏北农村的小伙子井长海。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正在升起的残疾人体育之星人生经历如此曲折。

  1、受骗到深圳乞讨

  很多双腿残疾的人在轮椅上度过自己的童年,井长海的童年却依靠一张小板凳,通过小板凳的移动,挪出自己人生弯弯曲曲的道路。

  井长海今年二十七岁,二十七年前的那个秋天,苏北泗阳县的雨水特别肆意,日夜冲刷着大地。井长海位于泗阳农村老家的房屋是土坯墙,土坯墙禁不住雨水的折磨,外表还很顽强,内里却一点点在垮塌,终于在一天的晌午放弃了最后的坚持,软软地滑向地面。

  那天,井长海的爸爸不在家,哥哥、姐姐上学去了,妈妈去了邻居家。失去了墙壁支撑的屋顶落了下来,压向躺在床上睡觉的井长海腿上。四个月大的井长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疼痛让他哇哇地大哭起来。家人把他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事,皮外伤,没有伤到神经。清理了伤口,就回家了。那时,没人知道,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命运已经改变。以后漫长的人生道路有多少苦难在等着他去跋涉。

  到了学走路的年龄,家人发现井长海的脚不对劲了,他的双脚向外侧翻,脚背憋着劲朝外拧,脚掌不能正常落地。把他放在地上,他用脚背的外侧站立,自然是站不住,大人一松手,他就倒下来。去了县城的医院,医生说脚部神经受伤,生长畸形,治疗不了。

  小孩子闲不住,脚无法走路还是喜欢动,大人就给了井长海一条小板凳。双手撑着小板凳,井长海收紧双腿,顿一下,向前挪一次小板凳,挪一次小板凳,再向前顿一下,就算一步步开启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每一步都靠双手在小板凳上使劲,他的上肢发达,力量很大,但下肢在不断萎缩,双腿越来越细。双脚扭曲得更加厉害,坐下来,左右脚本该朝下的的脚底板总是迎个正着,面面相觑。

  不知道磨平了几条板凳的凳面,顿坏了几条板凳的凳腿,井长海长到了八岁。

  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供养哥哥姐姐上学,父母亲去了外地打工,只在农忙时赶回来匆匆地收割、播种,然后又匆匆地离开。哥哥姐姐上学去了,井长海就和奶奶呆在家里。奶奶年纪大了,害怕井长海出事,不让他出去,把他看在家里。

  井长海想上学,偷偷撑着板凳到学校找校长,校长说你不能上学,不安全,还会影响其他人。井长海就在学校哭闹。校长喊来村长。村长吓唬他,再闹就喊派出所把你哥哥姐姐带走,你们谁也上不了学。井长海不闹了,他想,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不上学,让哥哥姐姐都上不了学。后来,每每尝到不识字的痛苦,他总是后悔这段经历。他恨恨地说,早知道,闹到天王老子那里,也要坚持读书。没文化,害了自己。

  井长海撑着板凳在村里走的时候,有淘气的小孩觉着好玩,有时趁他不注意,会把板凳藏在不远的地方。没有了板凳,井长海寸步难移,他只好趴在地上一点点向前爬。其实,板凳就在旁边的一颗树后面,或者一个草垛里,可是人们不拿给他,而是抱着胳膊冷峻地看着他,看他能不能爬过去,找到那个属于他的“腿”。开始,井长海恨他们,大声地叫喊,他越喊叫,他们越开心,越喜欢收藏他的“腿”。后来井长海不喊叫了,锁定藏板凳的地方,坚决地爬过去,扶着板凳立起来,一步一挪头也不回地走了。

  时间久了,同样的游戏已不新颖,人们就不再和他玩了。井长海依然撑着板凳在村里来来去去,人多的地方,他倚在旁边,一言不发。人们熟视无睹,也并不在意他的来去,有无。

  十六岁那年,离家很近的地方,有人开了家网吧。井长海有了去处,有点零花钱就挪过去上网打游戏。

  农忙的季节,井长海在网吧遇到一个人,对他说,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到深圳去挣钱。井长海问,我能挣什么钱。那人说,我找人教你弹电子琴,学会了去演出,可以挣到钱。尽管已经十六岁了,在这之前井长海连泗阳县城都没去过,深圳对他无异于天边。但挣钱对一个渴望自己有点用的残疾孩子来说是件很诱惑的事情,井长海说我得回家问问父母。那人说,我和你一起去说。

  正赶着农活的父母一听坚决不同意。那人也很耐心,反复劝说。说了几次,井长海心动了,他想自己长大了,总不能一辈子让父母养着,就让父母放自己去。那人信誓旦旦,把他的身份证复印好交给井长海父母,如果出问题让他们报公安抓他。看儿子的态度很坚决,父母虽然犹疑担心,最后还是同意了。

  带上几件换洗衣服,井长海跟着那个人出发了。到了深圳,井长海眼花缭乱,真正地不会走路了。

  那人很不错,带着井长海在深圳游玩了两天,让他见见世面。

  两天后,他对井长海说,你要出去要钱。井长海说,要什么钱,不是学弹琴吗。那人一反常态,放下脸,弹琴以后再说,先要到钱才行。看他不愿意,那人歪歪脑袋,很快几个人围上来,盯着井长海。他吓坏了,这时才知道遇上了骗子。

  骗子强迫井长海脱掉衣服,光着上身,也光着脚,穿一件破烂不堪的半截牛仔裤,在深圳的一个路口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黑乎乎的大号搪瓷碗,开始乞讨。乞讨了几天,井长海发现,骗子的手上还有其他残疾人。每天,骗子安排团伙中的人每人负责带两到三个残疾人出去,分开在不远的地方乞讨,晚上再负责把钱和人都带回来。

  井长海的乞讨有任务,每天不能少于五百块钱,完不成任务,晚上回来就是一顿皮带抽打。骗子给井长海吃得很少,早晚各一碗粥,中午没有饭吃。

  在深圳的烈日下,井长海很快被晒得黢黑。天天吃不饱,他蓬头垢面,瘦得皮包骨头,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的体重只有六十斤。这正是骗子想要的效果,又黑又瘦,病怏怏的,才能引起路人的同情,施舍给他。深圳外国人多,骗子训练他,看见老外走到面前,就要不顾一切地抱住他们的腿不放。老外嫌麻烦,也是同情,就会给钱,一般给的还是外币。

  乞讨了两个月,井长海的心快死了。他想,自己要不跑掉,最多给他们抓回来打死,要不就在这里乞讨给他们折磨死。反正都是死,还是想办法跑吧。

  一个周末,井长海完成任务回来,骗子不知有什么开心事,喝了不少酒,喝完后也没忘记把井长海的裤带和他的裤带用链条锁锁在一起,然后放心地躺在地铺上睡觉。睡了一会,井长海推推骗子,他没有动。井长海觉得机会来了,就解开裤带,悄悄脱掉长裤,和骗子分开,慢慢爬到房间外面,抓过一个板凳,轻轻挪到门后,打开门,挪了出去,再带上门。井长海的心里像装了一百只兔子,每只兔子一蹦就跳到了嗓子眼。

  出了门,他撑着板凳不再是挪动,而是全身用力蹦跳着离开了关他的地方。他只选灯光暗的地方走,一口气不知跑了多远,看看后面没有人追过来,才喘口气,找了个电话亭报警。

  警察过来,他的心终于落到肚子里。警察让他带他们回去找骗子。他在警车上绕了几个来回也找不到。他确实不知道住的地方,这两个月,他每天都是被蒙上眼睛架到支着塑料布的三轮车上进出。他再也不想看见那个骗子。他恨他,也害怕他。

  警察简单做了笔录,看没办法处置井长海,就把他送到了深圳市乞讨流浪人员收容站(后来因一个事件,全国所有的收容站都改名为救助站)。收容站真不错,夜里还有饭吃。就着一份大白菜炒肉片,井长海吞下两海碗米饭。收容站的人倒也不奇怪,任由他吃饱。

  在深圳收容站呆了七天,收容站的人说送井长海走,用一辆面包车把他和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还有一个流浪的健全人一起拉到广州就丢下了。

  广州太大了,他们身无分文,也不知道广州市收容站在哪,就在街上边走边问,饿了讨点东西吃,晚上睡在天桥下。一个流浪的正常人带着一个坐轮椅的,一个撑着板凳的残疾人在广州街头走了三天,终于找到了广州市收容站。在广州又住了一周,井长海和一同流浪的另外两人分手,他被送上去徐州的火车。广州收容站的人真不错,给了他三袋泡面,让他在火车上吃。

  到了徐州,离泗阳就不远了。三天后,井长海终于回到家中。原本就提心吊胆的父母得到消息赶忙从外地赶回,看到离开家不到三个月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儿子,抱着他失声痛哭。

  他们拿着骗子留下的身份证复印件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一查,身份证是假的,查不到这个人。

标签:板凳;小三轮;训练;父母;老板;骗子;嫂子;训练中心;杠铃;成绩

责任编辑: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