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公益 > 文艺自强 > 正文

《你不知道的世界 —— 带你走进残疾人》十六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庆祖杰  2017-11-20 13:57:00

  江苏省南京市江上区钟山街道

  古屹松(脊椎病变):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大大的问号

  如果不是三岁时那一跳,古屹松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会怎样展开,甚至不知道自己会长成什么模样。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有一米四、五左右的个头吧。最关键的是,前后胸不会隆起,突出成两个小山丘一样。

  可是人生没有假设,命运只由发生了的事情组成。

  古屹松的命运在还懵懂无知的三岁时就发生了改变。

  1、在骨骼变形中生长

  幼年时,古屹松活泼好动,小男孩有的顽皮他都有。

  三岁那年的一天,他沿着台阶爬上一个六米高的台子,模仿跳水运动员的动作从高处跳下来。六米的高度对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不低了。他无法控制好下落的姿势,落地时,屁股在地上重重地礅了一下,感到一阵刺痛,当时也没在意,咧咧嘴本打算哭两声,想想又算了,忍忍痛爬起来就回家了。他并不知道,隐患已经埋下,而且潜伏了三年之久。

  六岁时,妈妈发现古屹松的两个肩膀一高一低,是斜的。妈妈说了,他就有意识地调整一下,端端平,但一不注意,就又斜了。家里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古屹松兄弟姐妹五个,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现象。妈妈觉着不大对头,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孩子的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于是领着古屹松去看病。先后去了南京的铁道医学院附属医院,镇江的954医院和上海的同济医院。

  奇怪的是,几家医院的医生看了古屹松的X光片,都说这孩子的脊柱没什么问题。医生问他,有没有什么地方疼痛或不舒服,古屹松说没有。那时他确实没有感到疼痛和不舒服。医生和家人认为他的肩膀不平,大概是小孩发育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多注意点,长大就没事了。

  古屹松在端平肩膀的时时提醒中,走过了自己的童年。小学毕业时,他已经十四岁。病魔在潜伏多年后终于露出了它狰狞的嘴脸,他幼时受到损伤的脊椎由于变形,开始侧弯、突出,而且愈来愈明显。再去医院,医生从光片上看到,他的脊柱靠近尾椎部分的椎关节已经坏死,不再发育,而其它的部分在快速生长,于是对坏死的部分产生挤压,形成侧弯并且向外突出。

  医生担心家长听不懂,用了大陆架构造的挤压原理来解释。虽说古屹松的父母亲都是工厂里的工人,文化程度不高,但医生一说,他们就懂了。他们对儿子背部拱起来的原因需要知道,他们更需要知道怎么来治好儿子的病。医生给他们分析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古屹松的脊柱发育出了问题,会导致肋骨生长的空间受到限制,不能自然向两边伸展,结果是会向胸前后隆起,形成“鸡胸”和驼背。这又是一个灾难性的变化。因为他年龄不大,还处于发育阶段,医生提出一个“残酷”的治疗方案,让家里给古屹松做一副夹板,把他的前后胸夹住,要达到十五公斤的力,尽量躺在床上不动,时间是两年。目的是阻止肋骨不向前后生长,而是强制它们往左右发展。因为他当时的年龄是生长发育最快的阶段,不强制夹住,肋骨的变形会十分明显。

  父母找来两片木板,在板上垫上一层海绵,忍痛给古屹松夹上,木板的对称位置挖了孔,前后用长长的螺栓穿进去,再用螺帽拧紧。这类似电影中的画面,真实地呈现在古屹松的身上。

  十四岁的古屹松成了个只能躺在床上,门也不能出,学也不能上,哪也不能去的人。

  医生告诉古屹松的父母,每隔半个月到一个月,还要把夹板的螺丝再拧紧一点,把试图突出的骨头给压回去。

  2017年,古屹松六十岁,但时至今日,回想起四十六年前的“治疗”,他依然记忆犹新,不寒而栗。

  夹了两个月,古屹松已经瘦的不成人样。躺在床上,他心里惦记的还是上学,就坚持去学校。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身上的夹板,冬天裹着厚厚的棉袄,夏天也罩着宽大的外套,实在是太不方便。古屹松提出来拿掉夹板,不夹了。妈妈看着也心疼,就同意了,拿掉了夹板。

  父母想想不甘心,又把古屹松带到南京市鼓楼医院,问骨科的医生,能不能把坏死的骨头换了,花多少钱倾家荡产全家人睡马路也愿意。医生仔细检查后说不能换,脊椎的椎管里面有神经,手术处理不当,伤到神经会导致瘫痪,那就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只好回到家里,任其生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肋骨畸形生长向前后突出外,又产生了新的问题。正常人的髋骨和最下面的一根肋骨之间有着大概五公分的距离,形成一个有效的缓冲和磨合的空间。古屹松由于椎骨的病变,导致这五公分的缓冲地带消失了,肋骨直接架在了髋骨上。运动或者走路的时间稍长,骨头之间的摩擦加大,就会感到不舒服。去看医生,医生说没什么好办法,只有通过外力的拉伸来缓解。采取了一个笨办法,每天睡觉的时候,把上半身固定住,再在床尾悬挂几块砖,用绳子系在腿上,使上半身和下半身形成分离的张力,促使摩擦的骨头分开。拉伸了几年,到了二十岁,身体发育基本定型,髋骨和肋骨之间的距离也基本保持在了一公分左右,不影响走路了。

标签:残疾人;街道;医生;残疾人工作;残联;南京市;超市;委员;精神残疾;工作

责任编辑:金梦